今天黑白子负能了吗

一点都不讨喜的玻璃心☆
文难看画渣☆
如果喜欢请戳戳小红心送送评论☆
别让这个玻璃心觉得自己孤独☆
欢迎提意见及建议☆
小窗公屏都可☆
恶意挑刺ky原地爆炸谢谢☆
关注列表里都是底线☆
说我列表就是挑战我底线☆
我会瞬间踢爆你的辣鸡浆糊狗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啊虽然不觉得你们会看啦哈哈哈...

以前和最近的一些鱼,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就先扔上来。
嘘,别告诉别人我诈尸了。

退一段时间lof。
emmmmmm怎么说呢就是最近有点秘 制负 能叭,心情也挺迷,大概是写不出啥来,所以打算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调整一下。
就这样啦,淘汰游戏我会尽力去写,同时也打算把伤 残和社 会paro肝一肝的。
...也许偶尔会在lof上突然诈尸?

是这样的我很好奇。
你们觉得我画和文好吗...x
没评论惨案系列,你们这样我有点伤心?
希望有小天使给我提建议和意见哦。
大概就还是日常负能叭,你们别看了。

点文。

希望别打死我。 @二幼的二傻兔
给神仙下跪.jpg
↓正文。


◆未来设
◇Naga(Andy)×Lich (Vince)
  
  
  Andy蹦蹦跳跳的跑到Vince后面,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故意般的压低声音,阴阳怪气的问到。
  “猜猜——我是谁——呀——?”
  Vince放下手里的书拉开Andy的手,转头看着Andy有点惊讶的表情,微微笑了笑。
  “当然是你——亲爱的Andy。”
  “...为什么你会知道啦?!不对你犯规!竟然转头...!!!”
  “嗤。” 这让Vince笑出了声,他轻轻敲了敲Andy的脑门,然后慢慢的说到“当然知道是你啊,天天闲着没事 干就往我这跑的只有你了。”
  “竟然...!!!”
  Andy像是不服气一样,胡乱挥动手臂鼓着腮帮子——
  “啊啊啊早知道就不经常来了!”
  “就是不经常来也知道是你哦?”
  他将隔壁撑在桌子上用手支着头,看上去很随意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看着Andy有点错愣的表情。
  “全暮色只有你穿短袖而且这——么矮哦?”
  “呜哇啊?!”来自绿毛少年仿佛被挫败一样沮丧的声音。
  “我我我我不矮哦...辣个史莱姆可是比Andy还矮哦...quq?”
   Vince把Andy拽过来,揉了揉毛又揉了揉脸。
  “...好蠢。”
  “呜呜呜窝布春喔quqqq”
  这口胡的真可爱。Vince正享受时Andy突然抓住Vince的手强行掰开然后像小孩子似得,气的脸红扑扑的躺在地上群魔乱舞般的甩动肢体。
  “Andy生气了!要给糖才起来哦...!!!”
  “乖,地上凉,起来就给你糖。”
  “...真哒?” “真的哦。”
  于是Andy以0.00001纳米的速度翻滚爬起弹射式蹦哒着挂到Vince身上。
  “哎哟我靠你好重啊?”
  “没没没...Andy才不重呢qnqqq”
  ...啊所以说还是一傻子嘛。
  Vince这么想着把他扔在椅子上然后跑去给他拿糖——不给他拿个十几二十几个糖他是不会安静下来的。
  Andy则是乖巧可爱的坐在椅子上吧嗒吧嗒的甩着腿看着外面的天。
  “说起来,Andy最——喜欢Vince了哦!”
  他的声音足以让Vince听见,Vince听见后笑了笑,把放在书柜最上面的那一小盒糖拿下来递给Andy顺便自己也拿了一颗糖一边剥着糖纸一边问到“是哪种喜欢呢?”
  “诶?” Andy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托腮思考了一会然后近似喊一般的说出了答案。
  “大概是!从里到外的那种叭!”他顾不上糖是不是因为他的动作掉在了地上,舞动手臂以表达自己的兴奋。
  “Vince干什么我都喜欢哦!”
  “...啊这样吗?那么谢谢喜欢啦?”
  “Vince喜欢Andy吗ouo”
  “唔?啊应该喜欢吧?”
  为什么这么犹豫不决的啊。
  也许他更喜欢那个冰雪女王吧。
  在之后大概是又过了好几天吧,几乎是全暮色都在说Vince莫名其妙消失的事情。
  Andy玩着手指头躲在暗处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随意的踢开一块小石头然后暗自跑开。
  “他们在胡说,Vince明明没有消失。”
  他一路小跑回自己的庭院,盯着庭院最里面的那一个拐角处的人笑哈哈的。
  “我回来啦。”
  “他们说你消失了...Andy知道你才没有消失呢。”
  “VinceVince你怎么不说话呢?”
  被唤为Vince的尸 体一动不动的,只是安静听着Andy的自言自语。
  “你为什么不抬头看看我呀。”
  “Andy要生气啦——”
  他小孩子气的用手去轻锤那具尸 体,然后看着尸 体沿着墙倒下。
  “你要睡觉了吗?”
  “好吧...虽然Andy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是你要睡觉了大概就是晚上了吧!”
  “晚安哦Vince。”
  他抱起尸 体紧紧搂在怀里也靠着墙壁开始睡觉。
  “早上好哦Vince。”
  “要吃饭啦。”
  “晚安哦。”
  这是他每天都会说的话,只是从来都没有人回应。
  从来没有看过他,也从来没有回应过他。甚至没有任何动作。
  他挖下他的眼只为让他看见自己,他切下他的手只为让他抚摸自己。
  “最喜欢Vince了哦。”
  喜欢到,想要吞噬掉。

我这次一定要填坑。

再不填我得被打 死...。
先把剩下的两三章淘汰游戏写完,然后写伤残paro,最后把杀 人狂paro和社 会paro一块写。
↑其实我本来想说黑 帮paro。
再不填,会 死 。
然后再说一下时间线和设定的问题叭...。
首先是↓
淘汰游戏→连接伤残paro
杀 人狂paro和社 会paro虽然不是同一堆人【一个现设一个未来设】但是他们有联系。
最佳开挂人物——RAM。
↑跨越三条时间线【世界】的男羊。
反正这里设定他就是个黑幕【之一】。
什么你问人类组还有某俩个神?
慢慢等叭,毕竟我设定还不完善。
最后占tag致歉啦,不打太多tag惹。

淘汰游戏1—8章

就...把目前存货先发上来叭。别问我第9章在哪,被我拖回去大改了。
ummmm...也许会比较长,一共10040字慎看,文笔很烂,职业发刀,吃鸡。
下方正文。








    第0章
“嘿Twilight,你该迟到了.”
Twilight抬起头来,沉默着看着那个人.
“为什么要让我们参加这个游戏?还有你...”
Twilight顿了一下.
“你不是已经被抹除了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哇,不过重新拥有身体的感觉真好.”
“这是神的旨意啊.”
“...”Twilight没有说话.
那个人甩甩手,悠然自得的说道
“你该走了.”

——TBC——
  
  
    第1章
  天黑压压的.压的人有点喘不过气.
  其余几个坐在一片花园里讨论着.
  这里并不像花园.花儿枯萎,地上的鸟儿一动不动,被风雨侵蚀的腐朽的雕像仍立着.这是一座封闭式的花园.
  Naga用叉子戳起一块蛋糕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还有闲情吃东西吗Naga?”
  Lich的问题让Naga差点噎住,他慢慢的吞下蛋糕然后说到“可是——现在不吃可能以后就没机会吃了啊QuQ.”
  Lich默许的点点头,看着杯子里的红茶倒映出来的景象出神.
  这里除了 那几人的谈话声外再无其他声音,静的叫人有点害怕.
  Hydra在四处张望着寻找着Twilight. Druids闭着眼睛听他们吵吵闹闹的默默蹙眉.
  Naga突然间的停止了进食,猛的站起身来,椅子被他掀在地上.他顾不上放下叉子,捂着肚子痛苦的立马倒在地上抽搐.
  这一下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Lich立马过去看他.
  “没...事吧?”
  Naga张着嘴呜呜啊啊的说着不成句子的话. 那也不像是在说话,更像是痛苦的呻吟.
  “怎...怎么了?难受?”
  Naga的手像要掐进肚子里一样,摇头痛苦的扭曲的挣扎着.
  突然间他开始尖叫嘶吼,用另一只手扳着自己的嘴,像是要将手捅进去一样. 五官面部表情扭曲仿佛被挤压在一起.
  起风了.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阵寒风,刺入骨髓的寒冷.
  Naga突然间的停止了挣扎,然后莫名的力量把他的身体狠狠撕扯成两半,就像任性的小孩子在扯弄玩具一样.Naga可怜巴巴的拖着那一堆肠子爬到Lich身边拽着他的大衣尾想要说什么.
  “L...疼...难受...”
  仅可惜他再无法说话.
  他的舌头忽的掉出来,血从嘴里,眼睛甚至是鼻子耳朵里争先恐后的蹦出来,那只抓着Lich大衣尾的手慢慢的松开来,随后他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再无声息.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Lich仍在刚才的震惊中,他感觉自己不能动了一样,手脚发软.
  他颤抖着用指尖触碰着Naga的尸体.
  “你...没有死吧...?”
  他一下也没有动.
  “别闹了...起来啊...地上脏啊...。”
  “起来啊!装什么死啊!开玩笑也要适度啊!”
  Lich突然间疯了般摇晃着Naga的尸体,瞳孔放大.
  Snow悄悄的走过去,拍拍Lich.
  “Lich...Naga已经死了啊。”
  “闭嘴!他没有死...对吗?”
  地板开始摇晃,不时有小碎石落下.
  一块巨大的石头凭空出现,快要砸下来.
  “小心点!过来!”
  Hydra这么喊了一句然后迅速的把Lich拽过来,才让Lich没有被石头砸到.
  Lich再次回过头看时,Naga已经被巨石砸中,粉身碎骨,根本看不出这个支离破碎的尸体是那条蠢蛇.
  “不...不可能...”
  Lich瞪大眼睛,颤抖着看着Naga的尸体.此刻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于是他崩溃了.
  存活8人(隐9人)   死亡1人
  ——TBC——
  
  
    第2章
  Twilight来到花园里时这里已是面目全非.
  被砸的四分五裂的雕像和巨石下的尸体都在无声的诉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那个被压在石头下的尸体和旁边的一长串血迹让Twilight明白了这里死了人.
  但是是谁他无法辨认.
  Twilight耸耸肩抱臂抱怨了几句后跑进了第一扇门.
  第一扇门里是一个很大的图书馆,就如Lich家的藏书室一样大.
  Twilight不抱希望的用指尖戳戳那些书然后被毫不留情的弹了回来.
  这些书被施了魔法保护结界.
  Twilight放弃打这些书的主意,开始寻找打开门的钥匙.
  这里的书也很多,每个书架上都排的满满的.
  Twilight在转到尾部时发现了一排倒下的书架和落了一地的书.
  他惊奇的发现只有这些书没有被施结界.
  事实证明他也只能先从这些书里找出去的线索.
  “嘿Twilight?”是Hydra.
  Hydra看着Twilight翻着那些烂书沉默着用火烧掉了一些以“减轻”Twilight的负担.
  “...你这是干什么?”“为你减轻负担.”
  Twilight沉默了一会后捡起手边的一本书甩到了Hydra脸上.
  “你有毛病叭,滚开成吗.”
  “呜哇——Twilight你看在我这么好心的还等你一会就别让我滚了嘛好不好——”
  “算了你开心就好.”
  Twilight放弃去管这个烦人的家伙,继续去找钥匙.
  Hydra也转身离开走到了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书柜去翻找.
  Hydra拍拍那个书柜上的一本书——只有这一本书没有掉下来.
  “Twilight,这里有一本顽强的书欸?”
  Twilight站起来快步走到Hydra旁边抢过书,结果书因为他 的动作过猛而掉在地上,里面的一把钥匙也随之掉出.
  就...这么简单???
  Twilight捡起来钥匙迟疑了半秒最后决定把它当做是出去的钥匙.
  “哇哦,竟然这么简单的找到了钥匙,神是不是把我们当傻子了?”
  “你问神去啊.”
  “好凶哦.”
  Twilight送了Hydra一个白眼然后攥着钥匙迅速跑向大门,Hydra也屁颠屁颠的跟上他.
  他将钥匙插入锁里.
  咔哒.
  门开了.
  Twilight没有想到这竟然如此简单,他仅靠Hydra找到的那一本书而找到了通关的钥匙.
  “行了,门都开了。那就走吧?”Hydra拍拍Twilight,然后拉着他走出图书馆,迎接下一道门.
  ——TBC——
  
  
     第3章
  Lich打开一个小盒子,里面安静躺着一张照片——是Naga.
  Lich烦躁的将盒子合上扔到一边然后走开. 毕竟他现在不愿去看见这个笑的灿烂的人.就是照片里的他依旧没心没肺但改变不了他已经死了的事实.
  Druids跟在后面把那个被随意扔到地上的小盒子打开拿出照片看了一会然后攥在手里。
  “是Naga的照片啊.”
  Druids笑笑说.
  “...对,是他.你说这个话,有什么意义吗?”Lich蹙眉.
  “没什么.”他将视线从那个盒子上移开,沉默着跟着Lich.
  友情这个东西,真是有趣呢?
  这里是第二门,一个像水族馆的地方.不过Lich不愿称这里为水族馆. 这里更像鲨鱼池.
  因为这里只有成群的鲨鱼.
  Lich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面好像结了冰而且因为温度冰开始融化,在不断的滴着水.
  Lich讨厌这里.他戴上大衣自带的兜帽踏上玻璃地板快步走去.
  地板很滑,下方全是水.池子看起来很深,掉下去不是被咬死就是被淹死.里面的鲨鱼像是听见Lich的脚步声了,被声音吸引,都纷纷抬起头来等待食物掉进他们嘴里.
  Druids看了看Lich有点不太稳的步伐然后看着底下的鲨鱼.
  “啧.”
  他收起厌恶的表情,重新做出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Lich大人,我很讨厌这里呢.”
  “所以?”
  “我可否先走一步?”
  “我也很讨厌这里啊.”
  Lich最后还是默许了他的要求,停下侧身让开. 毕竟早出晚出都要出去的,还管什么前面是谁后面是谁呢.
  Druids向他鞠了一躬然后迈开步子走过去.
  当在经过Lich时他轻轻的拌了他一下. 然后看着他因为地板的滑而无助的掉下去,那眼神简直好极了——惊恐,疑惑。那些情绪翻滚于他眼中,直至那眼眸坠入水中,被淹没.
  “睡个好觉,Lich大人.”他立于上方如此向他道别,然后转身离去.
  鲨鱼们立马红了眼,争先恐后的一拥而上,撕咬啃食.
  碧水化为红水. 这里变成了血水池.
  做个好梦,Lich大人.
  他将手里的那张照片松开扔进鲨鱼池里看着它慢慢的 被水打湿.
  希望你不会怨恨我,我仅是成全您一个事情——
  在梦中与之所爱之人相拥而眠应该也很不错的吧?
  提问无人回应.
  他再次迈开步伐.
  存活7人(隐8人)   死亡2人
  ——TBC——
  
  
    第4章
  Druids通过第二门来至第三门.
  Crow站在角落里通过那张纸片警惕的盯着Druids.
  Druids眯了眯眼,慢步走到Crow跟前.
  “小乌鸦呀,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Crow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完全贴在墙上.
  他没有说话,低着头.
  Druids笑笑转身走开,轻松的吹起了口哨.
  这个房间很黑,只有最顶上摇摇欲坠的灯发出的昏暗灯光.
  依旧是玻璃地板,下面大小不一的巨型齿轮转动着摩擦音令人不爽,之间蹦出的火花也是让人感到不安.
  “Lich,是你杀的吧?”Crow看着Druids发出肯定的疑问.
  “原来你看见了啊?”Druids倒是故作轻松,没有正面回答他.
  “小乌鸦呀,你喜欢这里吗?”
  “并不喜欢...。”
  Druids打个响指踏上玻璃地板,说 “那么,你带我出去怎么样?”
  “...我为什么要带你一个杀人犯出去.”
  “噗嗤.”Druids像是听见了年度最搞笑的笑话一样,情不自禁的笑出声.
  “杀人犯?在这里本就没有杀人犯这一说,反正早死晚死都要死.”
  “就是我害死了他又如何?这个游戏,根本就没有可以活着出去的机会!”
  Crow好像被他吓到了,好半天没吭声.
  过了好一会Crow才抬起头来,问
  “那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你带我飞到尽头那里就可以了.”他视线顺着他手所指的方向看向了房间的另一端的一道门.
  出了这个门,他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房间了.
  但是又有谁愿意继续前行?在这里谁也不愿再看见下一个尸体,谁也不想.
  不过自然会有人是个例外.
  Crow沉默着扑棱扑棱身后的翅膀,然后过去抓住Druids肩膀.
  “你抓紧了别掉下去了.”“好——”
  Crow张开翅膀带着Druids腾空飞起,他的速度很快.周围的景物如幻影般一闪而过.
  他的脚重新踏上地面时出口已然出现于他眼前.
  如果出了这道门就可以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的话他是十分愿意走的.
  Druids慢慢呼吸了一下,然后转身面对Crow.
  “十分感谢你把我送过来...我想报答你一下.
  ”
  Crow不想去猜测他的心思,只是微微点头示意无需感谢.
  Druids歪头笑笑,走到玻璃地板边上.
  “你看,其实根本没有地板呢.”
  “真的没有啊...”
  Crow也过去查看.“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可惜你是再不能看了.
  Druids直起身来,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
  “?”
  然后将他推落.
  那张纸片脱离他,Crow瞪大眼睛也说不出什么,他哑然失笑的张张嘴像是要说什么.
  那个笑比哭还要难看.
  齿轮声突然间的变大.
  刺啦刺啦,咯嚓咯嚓,切碎绞断.
  黑色的羽毛覆盖他瘦小的身躯,红色的血和些许的肉块沾在齿轮上.
  齿轮咬合,宣告结束,身后的门忽的被打开.
  对不起咯,小乌鸦.
  你也许根本没有看见吧,墙上的字.
  “杀死一人,门便会开启.”
  Druids微微欠身,然后走出去.
  希望你来世过得愉快吧.
——TBC——
存活6(隐7)人  死亡4人
  
  
  
    第5章
  Afar缩在一个小房间里坐着,她已经在这里坐了20分钟了.
  这里是第六道门中的房间.
  这里很亮,很干净,墙上挂着许多富有童趣的画,地上摆着小孩子的玩具.
  多么美好的房间.
  可是Afar并不这么觉得,她总是觉得这个房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从Naga死时,她自己就感觉自己好像有点不正常了.
  在第五道门里她见证了其他人的死亡.她不知是真还是假,但是那些痛苦的声音和鲜血淋漓的画面无不不时的冲击着她的大脑,她的每一根神经.
  Afar叹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彩条和灯,自言自语道.
  “我不明白.”
  “为什么要让我们参加这个游戏?”
  她懊恼的抓抓头发,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身体以不僵硬.
  她径直走到对面,仔细观察着那张看似“纯真”的图画.
  Snow此刻在第5道门里,她看着猩红的门与墙壁感觉眼睛十分的不舒服.
  她做了个决定.
  她干脆的闭上眼睛,直直的向前跑去.
  她跑累了,倚着墙歇息了一会,然后继续走去.
  Afar顺着挂画边框的边,用手漫不经心的摩挲着.
  一个明显的凹槽引起了她的注意
  .
  “嗯?”
  她微微蹲下,去摸索那个凹槽.
  原来是一个小坑,这里像是被什么重物撞击过,凹下去了一块.
  Snow站在一块小屏幕前看着
  .
  屏幕画面上的是Afar,Snow突然感到莫名的紧张,嘴唇被咬破,指甲狠狠的掐在肉里,她也没有发觉,只是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个屏幕.
  Afar放弃去观察这个小坑,继续看那张画.
  画上的是一个大概4,5岁的小孩子,手里捧着一堆糖咧着嘴大笑着.
  在别人眼里,这个孩子应该是很可爱的吧.
  Afar看着嘴快咧到耳朵跟的孩子揣测着不知道是夸张还是无意.
  她摇摇头叹气离开.身后的画突然间的掉下来,一个巨大的利刃赫然出现.
  Snow看见这一幕瞳孔瞬间放大——她不觉得接下来发生的是什么好事.
  那个利刃急速刺向Afar时,她感觉到风声后立马转身也已改变不了什么.
  Snow此刻也立即跑向大门,想要去救她.
  等到她过来时Afar正被那刃挂在墙上.她的状态很麻烦——她的腹部被开了个洞.
  Snow竭尽全力的想要掰开那个利刃,就算这是徒劳. 毕竟现在受伤的是她最好的朋友.而此时另一个小点的刀子也探出了头直直刺向她的心脏.
  “不!”Snow无助的看着刀贯穿的她的身子却什么都做不到.
  她手脚僵硬,眼泪断线般的涌出来,她嘶吼着哭喊着. 看着她被染红的衣服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Snow伏在地上,埋怨自己,抱怨自己的行为.
  她恍惚间摸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
  Snow用衣袖擦了擦泪,发现是一小截的刀掉了下来.
  她颤抖着捡起那个小刀沉默.
  对啊.
  也许,我也死去,她就会原谅我了吧.她这么绝望的想着,握紧小刀.
  然后向她心脏捅去,不停的捅,直到血染红她的衣裙也不停止.
  她感觉累了.插在Afar身上的刃也已经收了回去.
  她慢慢的过去,抱着她的尸体闭上眼睛.
  两具尸体蜷缩依偎在一起,安静的躺在房间的角落里.
  没有花的葬送,没有歌曲的哀悼.
——TBC——
  存活4(隐5)人  死亡6人
  
  
  
    第6章
  Twilight拉着Hydra跑进第四道门。
  他在跑的同时时不时的看一下Hydra的伤势,但Hydra只是笑着摇摇头说我没事。
  明明这样会让我更担心啊。
  在第三门里Hydra为保护Twilight而被断了条胳膊。
  Twilight这么想着带他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下——这里相对来说应该比较安全。
  他喘了口气然后去查看Hydra的伤势。
  “我真没事。”
  他推开Twilight然后用手捂着伤微笑着说,而Twilight则是像小孩子赌气一样强行扒开了他的手去看。
  ——实在是太糟糕了。
  他的伤似乎有点感染了,有一些残留的小刺深深的陷进伤口处的肉里去了。
  ...看着感觉自己肉都疼。
  Twilight沉默了一会然后从自己衣上扯下一块布为他包扎。
  “像个人棍。”
  “又不是四肢全没了。”
  Hydra扭头看了看被包扎的伤口笑着说道。
  “好丑啊。”
  “先这样,你也别嫌弃。”
  Twilight抬头看着黑不拉几的天花板一脸嫌弃,然后转过头来——
  “难道说你想要被扎一个可爱的小蝴蝶结?”
  “别吧,咱还嫌弃呢。”
  他嗤笑一声,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能这么轻松的开玩笑。”
  Twilight不满的切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去找出路。
  “你先在这待着,我去找找出去的门。”
  Hydra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改为叹口气任由Twilight去了。
  Twilight摸黑扶着墙走了过去,他指尖凝起一团火用以照亮前面的路。不过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找到任何类似出口的地方,只好原路返回去跟那个蠢蛇肩并肩背靠背当咸鱼。
  “所以说 你没找到出口?”
  “对。”
  Twilight抬脚踩死一只爬在脚边的虫子,然后烧掉那个“可怜”的小尸体。
  “我在这附近转了大概有三四圈,根本没有看见任何像出口的东西。”
  “房间中间的雕塑看了吗?”
  “看了,只有雕塑下面有一条缝,其他的再没了。那条缝很短很窄,可以通过这里出去根本不可能。”
  Twilight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了声。
  “如果你可以变成一条蛇的话,也许你可以钻进去哦?”
  “噗。”Hydra听见这个玩笑话心里有点开心起来了——至少他还没有被『污染』。
  要是他能保持这个心态直到逃出去就好了。毕竟自己不一定可以一直保护他。
  “Twilight?”“我在。”
  “...你可以一直保持这个心态吗?”
  “不知道啊,不过我可以试试一直保持这样呀。”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Hydra安心的闭上眼睛——他想打一会盹 。
  大概是过了有5分钟吧,是Twilight叫醒的他。
  “我找到一个像出口的地方了,一起去看吗?”
  能出去自然是好啊。Hydra站起身来用完好的那个手臂搭在Twilight肩上。
  “走,去看看。”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到了那个所谓像出口的地方。
  一扇铁门,门边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按钮。
  Twilight看上去很好奇,前去查看那些按钮。
  也许是机关也许是有人拉动了什么,地面突然开始震动。
  “...地震?”
  不对。
  从房顶上方突然滚落下一个很大的石头,直直的朝他们滚来,在砸坏门后便冲向他们。
  无法思考也没有时间思考。
  Hydra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抓住了Twilight把他甩到一边。
  “听着,活下去。”
  Hydra在石头砸向他前一秒,向Twilight露出了那个一成不变的恶劣的笑。
  无法安慰。
  支离破碎。
  石头迅速的碾压的他的身体,血立马溅落在石头的底部,飞溅的肉沫的咯嚓咯嚓压碎什么的声音充斥他的耳朵与眼睛。
  血,全是血。
  他已无力去思考,大脑一片空白。
  眼前的真的是刚刚那个跟他一起说笑的人吗?
  是我害死了他吗?
  无力思考。
  他双脚莫名的沉重却又奋力逃跑。
  他不愿面对。
——TBC——
  
  
  
    第7章
  Druids已来至第六门。
  从一进门起他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房间里先前童真的画变成一张张诡异的画,房间上的灯晃来晃去早已不再散发光芒。 并且在血最多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与这里极其不搭调的复古式摆钟。
  说真的,从一开始Druids就根本没有认真的去参与这个游戏。
  所有的事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他甚至不屑于关注。
  反正只是一个『游戏』,一个『恶作剧』...对吧?就算在这里他们死了出来以后他们一定会复活吧?
  但是Druids不这么认为。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先前的那些人没有回来呢?
  他收回自己的胡思乱想,开始去寻找『条件』。
  最后他在那个钟下面找到了『条件』。
  “意外的简单。”
  在这个房间里待够半小时。真的这么简单吗?Druids第一次开始怀疑这些条件的真实性。这也是Druids第一次感到压抑。
  ...真的是这样吗?这让他感到莫名的懊恼。他第一次被耍了个团团转——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靠着钟慢慢的坐了下来,鼻腔里充满了刺鼻却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血腥味。
  他第一次渴望让时间过的快一些,好让他不这么难受。
  他准备睡一会觉。
  不知是过了多久,Druids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个梦仿佛比前面那个房间里的景象还要可怕。
  他扶着墙慢慢站起来,眼球在眼眶里咕噜咕噜的转着观察起了周围。
  他看向对面那个墙上的一排小洞和那个不知何时从画后面掉出来的刺开始回忆。
  ...刚进来时,有这些东西吗?
  他猜测大概自己已经睡了有半小时了,那个门已经打开了。
  好...那么走吧。
   “咔嚓”
  当他正准备走时一个细小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出于好奇的回过头去看。
  什么也没有。
  他再次迈步。
  “咔嚓。咯嚓。”
  他再次回头。 这是一个令他后悔的回头。
  一只箭从小孔中射出,直直刺向Druids。
  Druids立马躲开,不过还是晚了一点。箭刺中了他的眼睛。
  “啊啊啊啊——”他跪在地板上发出 凄厉的惨叫,颤抖的摸上那只眼——
  然后抓着箭把它狠狠的拔出来。箭矢连着眼球被一起带了出来,血几乎铺满他那半张脸。
  他用手抹了一把,手上立马沾满了赤红的血。他 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胆小鬼而已,他竟然没有勇气去看他的手。
  他呼出一口气,用袖子随便的抹了抹脸上的血,然后用手臂支撑着自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却又被刺打了个猝不及防。
  这个房间似乎十分乐意作弄他,先是被打瞎一个眼睛现在又是被打伤一条腿。
  干他妈的。
  Druid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看着第七门里的房间突然感觉死亡是多么美好。
  此时Twilight也已经进入第五门,他有点恍惚的看着墙上那些屏幕里的景象。
  ——仿佛近在眼前。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试图忘掉刚刚看见的所有。
  而那些记忆却像是被钉住了一样,牢固的印在他脑海里不愿离去。 Twilight略带不耐烦的敲敲脑袋,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从这里出去就是第六门。离出口又是更近了一点。
  Twilight开始觉得出去没有意义了,就是他可以出去,没有朋友陪伴的日子又算什么?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他扳着手指算着什么。
  “一个...两个...Hydra...”
  “Druids。”
   不会错。Druids现在应该还没有死,因为他没有在第五门里看见关于Druids死法的录像。 那么他现在动作快一点的话,或许可以搭个伴...。
  大概不可能吧。
  Twilight有种莫名想哭的冲动。
  那个家伙从来没有跟除了Hedge和RAM以外的人一起走过,他自己好像也不喜欢跟其他人一块走 。
  这时第六门里的房间已是面目全非,除了站在门口的Twilight外没有任何人。
  ...Druids可能已经去第七门了吧。
  那个门半开半闭的,轻轻拉一下就能打开。
  Twilight拉开那个有点变形的门,跑进了第七门。
——TBC——
  
  
  
    第8章
  第七门里的陷阱仿佛想气Druids一样,不管Druids怎么躲,总会差点被打中——每次都是快打上他了又停了。
  我可去你妈的吧, 敢不敢下手利索点。
  他拖着那条有点不灵便的腿艰难的走着,每走一步都会牵动神经,Druids现在已是满头大汗了。
  眼睛倒是没什么事,这个房间算是比较亮的,他足够看清。
  他顺着墙壁滑下来,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坐在地上怀疑骨生。
  好巧不巧,他坐下的时候无意压到一个凸起的石块,于是他头上的那个箱子立马掉了下来。
  “去他妈的!”
  他立马站起来向前跑了几步然后因为失去平衡而摔在地上,那个箱子也压住了他受伤的那条腿。
  他艰难的翻身起来,去把那个大箱子推开,然后重新慢慢的爬起来继续去走。
  这里已无安全地带。
  Twilight借凭着自己身体完好并可以飞的优势直接飞过那些机关在Druids跟前落下。
  “Druids?”
  他停下脚步。
  “Druids?”
  他没有回答。
  “D——ruid——s——?”
  “滚。”
  这个回答让Twilight立马懵逼
  ,他疑惑了一会后问了一个自己都想打死自己的弱智问题。
  “为什么...?”
  “为什么?”
  Druids低着头,突然笑了起来。
  “难道您希望我把您一起拖下水吗?”
  他抬起头来盯着Twilight,仿佛要把他盯穿一样。
  “我相信您不傻...要知道,这个游戏根本没有可以活着出去的机会!”
  他喘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现在这样是根本不可能走出去的...只有您完好无损...您完全可以出去,然后创造个奇迹...。”
  “可是你现在还可以走啊。”
  “那不过是苟延残喘了。”
  他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继续往前走。
  “唉等等我还没问完...!”
  Twilight看见他走了赶紧跑过去追上他,当他揪住Druids衣服时脚下却又没有注意。
  Druids被他这么一拽险些摔倒,他抓着Twilight的肩算是站稳了,然后又被Twilight这么一压直接摔在地上,然后腿又不小心压到了陷阱开关。
  ...大概是自己遭报应了。
  他把Twilight推到一边顺便把钥匙塞给他,自己就躺在那里等死。
  “你为什么不走?!”
  “我走不出去的。”
  他盯着天花板出神。
  “命运安排了我的命要在这里终结。”
  “你快走吧。”
  毕竟时间不等人呐。
  从天而降的锁链缠紧Druids的脖颈然后被狠狠的砸在墙上,后脑勺被砸的生疼。
  “Druids!”是Twilight慌张的呼唤声。
  那锁链是越缠越紧,就像是要割断他的脖子一样,被勒的发紫。
  他双手死死勾着锁链试图让它不再缠那么紧,不过显然是无用功——它怎么可能知道Druids的想法,也不会去实行Druids的想法啊。
  Druids挣扎着看了看下面的Twilight,用尽力气才憋出来三个字。
  “快。走。啊。”
  大概是勒够了吧,后面的墙壁上开始探出一堆刃。
  现在Druids已经顾不上去打理那些被汗水粘在脸上的发丝也顾不上被勒出痕迹的脖子只是努力挣扎着想逃脱那些刃。
  皆是无用功。
  刃穿透他的胸膛,腹部。最后他完全被钉在了墙上,一个缓慢而痛苦的过程。最后他就像一个装饰物一样,在墙上一动不动低着头像在忏悔一般。
  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着,落于地板也落于Twilight衣上。
  真疼啊。
  呼吸不能。
  快要死了吧。
  真是可惜,无法回去,无法向那人说出自己最想传达给他的话语了呢。
  Wiedersehen,mein Schatz.
  RAM。
  他的身体从墙上掉下来,血溅了一地,Twilight身上也沾了些许血迹。
  『我又害死了一个人。』
  Twilight如是想。
  他慢慢后退,直到身体全部贴到墙壁,刺入骨髓的冰冷让他恢复了一点意识。
   他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拿着钥匙僵硬的走到门前。
  他克制着自己不去回头看那具尸体,他出了一身的汗,是冷汗。他手颤抖的握着钥匙把它插入钥匙扣里,然后扭动。
  门咔嚓一声打开了,他立马扔下那个钥匙冲进门里然后靠着墙坐下来喘着粗气,门在他踏入第八门时便已关闭。
  呼...不用面对那个尸体了...吗...。
  他站起来看向前方。
  这里是一个小型的剧场,上面好像是在准备什么人偶剧。
  他走近了才发现,虽然有许多座位,但是上面没有一个人。
  也就是说,这是给Twilight上演的,仅有Twilight能看见的一场剧。
  这必将是一场闹剧。
——TBC——

猝不及防发现自己正好满20粉了...于是。
来啊!点文吖!
不过因为懒癌会拖晚一点...而且最近脑洞枯竭quq
评论前三,可以点的范围会打在tag里。
悄咪咪比心【
啊对了其实...除了tag里那些,地狱的主世界的都可以哦...只是我懒得打tag了而已x
【懒死没救

下午开学报道就把最近的存货发出来。p1自家旧设Twilight,剩下4p都是自己闲着没事xjb肝的条漫。食用愉快?

摸了旧设的两个小可爱!我爱她们xxxx

【想日ntm

失败的仿海球风。

价利组!是私设的动物设!x
白狐Druids!
↑想撸尾巴
为什么蜘蛛国王没变?因为他还是蜘蛛吖。
↑不光还是蜘蛛还更傻了
Hedge的小心心,98e一个,Druids免费。
要吗pong友们——x